首页 > 小说专区 > 武侠小说

南宫美人

  • 时间:
  • 浏览:
南宫美人:60. 能勤不12.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能俭,到头没积攒;能俭不能勤,到头等于零http://mip.tw757.com夏天,作为三大火炉之一的金陵城更是闷热非常。我终于收回了已是第一千
次看在扇面的目光,叹了口气,抬起头,看到远处已是灯光点点,不知不觉已经
到了傍晚,该回家了。推开家门,迎接我的仍旧是那具热力四射的娇躯:“师兄
到哪里去玩了,人家以为你迷路了,担心死了。”

我轻抚云紫无暇的小脸:“我不是回来了吗,吃了吗?”她用力地摇了摇头
:“没有,男主人没回来我们怎么敢吃饭,是吧,姐姐。”我不知不觉竟成为一
家之主。“还有就是你要养我们一辈子哦。”我不禁有些汗颜,在这么乖巧,漂
亮的女孩面前还想着别人,我扇着扇子自然的搂着紫云软软的腰,真的很软,我
忍不住捏了一下,她“呼”的跑开了并“咯咯”笑道:“师兄你的手怎么不老实?
好了,快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饭都快凉了。“我走到饭桌前,原本坐着的两个师妹都站了起来,一个为我
端来椅子,一个为我找碗乘饭。我又有些感动,这就是家的感觉啊。

突然云紫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扇子看了看,撅起了红艳的小嘴:“她是谁啊,
才出去半天就画个女人回来,真是风流种啊。”我怎么会听不到她话中的酸味,
我一把抓住她拽入我的怀中,眼中泛着淫光不停的在她起伏的酥胸扫视。她不出
所料的羞红了脸低下头,当她再次抬起了头的时候,我能清晰的感到她身上温度
升高,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并且充满了情欲,脸更红了象要滴出水似的,仿佛鼓
励我来吧。我的眼神也渐迷离,心中突然的猛跳一下,好你个死丫头,玩真的,
对我竟然使出魔教天魔销魂大法,要不是本人功力深厚,真要着了你的道,我看
到云红,云兰偷笑的表情,啊哈,既然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我继续装做不知,
头缓缓的低下,逐渐接近了云紫诱人的红唇,近了,更近了……她“配合”

的闭上了双眼,等待着这“深情”一吻。我的唇终于碰到了我的目标———
———一杯茶水。热死了这杯水真及时啊,我示意云红两人吃菜,她们笑着点点
头,开动起来,我自然不会闲着,有菜不吃才是笨蛋。云紫也在这纳闷,这师兄
的世纪之吻还真难等,难道好事真要多磨,我数到十,再不吻我就睁开眼睛,一,
二,三……九,十。紧合的两片睫毛缓缓分开,看到的是我和两位姐姐往嘴里夹
菜的情景,气得又嘟起了嘴:“师兄,吻的好好的为什么去吃菜?”我无辜的摊
开手:“我什么时候要吻你了,真会自作多情,你要亲就说嘛,不要乱丢眉眼。”
我忽的低下头重重的吻了上去,我可以感到云紫粗重的鼻息喷在我脸上,看来真
的是情动了,我肆无忌惮的品尝着云紫香唇的柔美,突然,一只如灵蛇般的舌头
钻入我的嘴里,我也不甘示弱,舌头和“入侵者”纠缠在一起,觉得还不过瘾,
象吃糖样的吮吸着那小舌,云紫双臂圈到我的脑后,把我向她进一步的拉去,就
在饭桌前的椅子上进行了一次香艳致极的灵舌大战。当唇分的时候云紫喘着粗气,
浑身上下向脱力般的瘫在我怀里,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星眸半开半闭责怪的
看着我。对面的两位也好不到哪去,只觉得口干舌燥,不停的咽着口水,如果不
是相互撑着,恐怕也会瘫倒,过了好一会才渐渐恢复。我打断正要开口的云紫,
正色道:“谢谢师妹们多年来对我的照顾,同时也谢谢师妹们的深情厚爱,人非
草木孰能无情,既然你们这么信任我周云动,我也一定会让你们幸福的等过几天
选个良辰吉时我会和你们办个风风光光的婚礼,现在只能委曲一下了。”说完,
抱起云紫,移步云红、云兰身边,在她们脸上各亲了一下,当然也少不了云紫。
云紫“哇”的一声哭了,我可以感受到她心中的喜悦,我轻轻放下云紫,张开双
臂,秀目含泪的云红、云兰扑入我的怀中,我紧紧抱住她们三人。我可以感到云
红胸前的压迫感,她比丰满型的云紫更为坚挺,但这不重要了,因为她们都是我
的,我的未婚娇妻。接下来的饭我们吃的更愉快,尽管有些凉了。

饭后大家坐在一起闲聊:“在我进密室的两年,你们是不是偷偷的把师父的
珍藏宝贝,放入我的饭菜,茶水里啊?例如:天山雪莲,千年人参,甚至天下至
宝千年朱果。”“你是怎么知道的?”“喂,喂不要拿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可是
非常精通医术的,连些珍贵药材都不知道,还混什么。”“反正爹也舍不得吃,
当摆设不如吃了算了,你还不谢谢我们。”“谢你个头,这些珍奇之宝通常药效
很烈,你不知道剂量怎么能瞎弄。”“你没什么事吧?”“傻丫头,我要有什么
事,你现在看到的是谁,不过药都积在一起并没有扩散开,所以药效并不明显。
这得想想办法。”我脑中一亮,看着她们邪邪的笑着“有了,不如你们委屈点吸
引几个武功高点的采花贼,我则找他们来练手,相信会很快吸收的。”“啐,想
出这种馊主意,我们可是你的妻子,你真忍心。”看到引起众怒赶忙道歉:“对
不起,对不起,不如我来假扮采花贼,采你们这几朵鲜花,这里是京城,高手护
卫肯定不少,到时候……不错不错。”云紫急忙问道:“师兄,你是真的还是假
的。”“什么真的假的?”

“就是真的和我们那个,就是那个。”“当然是真的,假的一看就看出来了。”
“你说好时间,我到时穿一件漂亮点的衣服……”云紫看见姐姐瞪着她声音越说
越小。云兰发话了:“师兄你怎么老是要采花,你忘了爹是干什么的,盗侠。你
不如也去抢些贪官污吏,黑心商人,救济一下穷人也好。”我一拍大腿:“好,
就这么办。”

第二天早晨继续装修房屋,她们更是不让我插手,我又一次被赶出门。正好,
答应了南宫明艳帮她找妹妹,可是金陵城还没摸熟,怎么找人?

于是雇了一辆马车驶向东郊的紫金山,半个时辰后就到达了。金陵城是属于
丘陵地带,山普遍不高但是非常秀丽,没有一点突兀的感觉,山上树木郁郁葱葱,
给人一种幽静的感觉,偶尔冒出一两声清脆的鸟鸣更让人感到和谐。我深吸了一
口清新的空气,顿时让我觉得神清气爽,身体充满活力。突然一阵兵器交鸣的声
音打破了这和谐的气氛。我示意车夫回去,自己则去一探究竟。车夫感激地看着
我,并嘱咐我小心就驾车离开了。我向着离我三里外的有打斗声的地方移去。十
几个身上绣着白龙的黑衣人正在围攻一个小姑娘,附近地上也已平躺着五、六个
人,看来已经挂了。姑娘身上捱了几剑,但都不在要害,那十几个人也没有抢攻,
以围为主,看来想消耗她的体力,活捉。不远处一块大岩石上站着一个大约有五
十多岁,浑身黑衣双袖绣了两条白龙的人。这人的样貌怎么形容呢,一眼看上去,
就有想冲过去抽他几个耳光,再暴打,狠踹一顿的冲动。此时,他看着打斗的情
形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阴笑,脸上的一块刀疤正随着他的笑容不规则的抖动着。
十几人中又倒下了两个,姑娘的代价就是再添几处伤口。此时本来背对着我的姑
娘转过了身子,我终于从正面看清了那张脸,不由大吃一惊,竟是大家正四处寻
找的南宫明丽。此时疤脸人也开口了:“南宫小丫头快和我回去吧!”“你难道
不怕南宫世家的报复吗,情魔?”“怕,当然怕,可是我成了南宫家的女婿后,
怎么会有人报复我,一家人不打一家人。哈哈哈哈……”“我呸,姑奶奶就是死
也不会让你们得逞的。”说罢一个转身不理会接近的刀剑,双手握剑全力回砍,
只见剑身白光一闪十几个人只剩四个还站着,那还是见机跑的快,饶是如此身上
都被剑风扫过胸前鲜血淋淋,而南宫明丽也好不到哪去,脸色苍白,以剑拄地摇
摇欲倒,看来已经力竭,看到四人又一次围上眼睛不由流露出绝望的神情。突然
情魔大喊一声:“你们退下。”四人闪到一边,情魔从怀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
一步一步逼近。南宫明丽突然发力用剑做刀从上往下斜劈,可是此时哪有余力,
剑被情魔一把夺过仍在一边,左手掐着她的脖子,右手把那颗红色药丸塞入南宫
明丽张起的小嘴里,然后退开。南宫明丽卡住脖子想把那药丸停住并吐出,没想
到药丸入口即化,怎么也无法吐出。不久,就娇喘连连“阴阳合和散味道怎么样,
很爽吧,我等着你来求我,还有你们四个先回避一下。”四人抱了下拳称是后就
离开了。我也知道机会来了。如果先诛老家伙,另四个闻声也许会跑来援助反而
不易救人,于是准备先宰掉那四个。退到三十丈外的四人愤愤不平:“老子和兄
弟们拼死拼活,那只老王八却风流快活,真是他妈的不值。”我全力运转游龙身
法鬼魅般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在他们惊呼的一瞬间,全部被我点穴,当我掠向
情魔时,地上只剩下四具尸体,只不过每人的太阳穴留下一个针眼大小的血洞。
小姨子,你一定要撑住。看见了正在脱南宫明丽衣服的情魔时终于松了一口气,
小姨子看来是保住了。我打开折扇一边朗诵一首诗一边向他们走去:“凉风有兴,
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趣好比度日如年,虽然我玉树临风,潇洒倜傥……”
“小子你是哪来的?”“大叔你在干什么,着为姑娘怎么了,是不是病了”我瞄
了瞄外衣已被扯破露出水蓝色的肚兜和大片泛红的雪白肌肤,说不出的刺激。

我缓缓走到南宫明丽面前蹲下,感到背后情魔无边的杀气,同时也感到了情
魔的拳离我不到两尺,还有那得胜后的冷笑。我要的就是让他放松警惕,让他以
为我不会武功,只要我能插进情魔与南宫明丽之间我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救出南
宫明丽,这一切我都做到了。情魔的拳已经打穿了我的身体,他本应大笑,可是
他笑不出来了,穿透了身体怎么没有血迹。一阵天旋地转,看到了一具无头的尸
体,看见了我手中南宫明丽的长剑,他明白了,他被我杀了。情魔彻底从这个世
界消失了。我无心去想这些,因为我面前还有一个烫手的山芋,正饱受春药煎熬
的南宫明丽,我已是第五次推开她缠着我的手,作为一个医者我清楚的知道,只
有阴阳合和才能破解此春药,可是她姐姐才是我追求的对象,算了死就死大不了
完事后躲起来。我用内力吸起附近的树叶小草弄成一个大球,我可不是暴露狂。
明丽动作到快,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我仔细打量着她,她有着明艳七分象的容
貌,长发已被汗水浸湿,柳叶眉,樱桃口,皮肤细腻光滑,一对乳房小巧可爱也
许以后还会长吧。乳晕成淡紫色,微微上翘的乳头已经充血胀如两颗小葡萄。这
是我第一次如此近的看到女子的裸体,不禁有些新奇,捏捏小葡萄,真软。明丽
似难过又似舒畅的“恩”了一声我的目光继续向下移动,美丽的小肚脐,接着是
最最诱人的桃园洞口,汩汩的冒着粘稠的液体,好了看来差不多了,我的处男时
代别了,胀大的分身对准洞口一刺而入,只感到其间稍稍有点阻碍就到达最深处。
南宫明丽“啊”的一声尖叫代表了她的失身,皱起了细细的眉毛,也许是欲火太
剩,降低了她对疼痛的感觉,眉毛又渐渐舒展开来,并且主动扭动身子,理论终
于有结合实践的机会了,在师父密室里看的《合体双修大法》《欢喜佛禅功》《
阴阳互补大法》上的各种姿势、动作都拿来实践一下。这已是南宫明丽第三次高
潮了,就在她密穴紧夹住我的分身到达第四次高潮时我也忍不住放射出生命的种
子。我爬在她身上不住喘气,因为我没有忘记练功她纯阴的内力经过我的经脉来
了一次大游行,我纯阳的功力也精粹着她的经脉,虽然累些我还是惊奇的发现,
我的游龙心法突破第八层了到达师父的境界了。我高兴得想跳,可是宝贝被牢牢
的夹住了。就是我这一动,南宫明丽幽幽转醒:“是你杀了那个老混蛋。”“是
的。”“你爽了没有。”我尴尬地点点头。“我刚才不知道,你再让我爽一次。”
林中又响起诱人的喘息声。

第四章武林十美

南宫明丽真是个好强的姑娘,明明身体已经不行了,仍然不向我求饶,身体
不停的抖动着,终于又泻了一次身,昏了过去。我知道再继续下去对身体不好,
赶忙从她体内退了出来。并且吻上她的樱唇缓缓的渡气,她“嘤”的一声睁开了
双眸紧盯着我,看得我心里直发毛,本来想追求姐姐的,现在到好上了别人的妹
妹,看来明艳要和我说拜拜了。过了好一会,明丽才稍稍恢复了些体力,一具光
洁的身子正对着我,我现在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本来想借助周围的风景放置
我无处可摆的目光,才觉醒我还在自制的草叶合成球里,哪看得到风景。南宫明
丽的小嘴终于吐出了声音:“既然你把第一次给了我,那么,你,以后就是我的
人了。”我心里狂呼南宫明艳我是你的人,一想不对啊,这句话好象,应该,大
概是我说才对啊,我刚想反驳,南宫明丽打断我:“在这荒郊野外,你是叫天天
不应,叫地地不应,谁也听不见,你还是从了吧。”

我倒,真叫人哭笑不得。我也没说什么抓起她的衣服温柔得替她穿起来,中
间当然也少不了吃吃豆腐,揩揩油什么的,弄得她身上泛起了一颗一颗的小疙瘩,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衣服终于掩盖了她的身躯,当然就轮到我穿衣了,我的自己
穿衣的速度快多了,不一会就穿戴完毕,拣起那把画有南宫明艳动作的南宫明丽
画像,同时也沾满了明丽处女落红的折扇,却一把被南宫明丽夺了过去。“你怎
么有我的画像?”“是你姐姐告诉我的。”还记得我最后问明艳的几个问题吗?
答案是这样的。“你妹妹经常去什么地方啊?”“专门去那些地痞流氓聚集的地
方,找人打架。”“她有什么朋友吗,住在哪里?”“哦,这个嘛”苦想中“有,
有就是一个叫大黄的黑狗,半年前还在,后来不见了,据说被人杀了吃了。”
“那明丽小姐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这我知道,”兴奋的表情“明丽曾对我
说,她最喜欢的是她的拳头和宝剑无痕。”我也奇怪她怎么会跑到紫金山这么山
明水秀的地方,就问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听说这儿的树长的很好,想每天
砍几棵,当我砍完一座山的树,回想起来将会多么自豪。”我沉默中。

“你是不是喜欢我姐姐?”明丽问。没必要掩饰直接回答:“是的。”“那
我就帮帮你吧,把我姐姐弄到手,你还有没有什么淫药、春药之类的,我回去后
放在姐姐碗里或茶杯里。”恐怕到时候明艳会杀了我再自杀吧,我赶忙摇摇头。
“这样啊,那就要费点事了。”我宁愿费点事,古人常说祸起萧墙,从内部瓦解
是最好不过的了,看来抱得美人归指日可待。心里想。“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反正瞒也瞒不住只好实说:“还有三个未婚妻。”“才三个啊,这么少,加上我
和姐姐一共五个,马马乎乎能凑一桌打麻将的。”我吃惊地看着她,不是说女人
善妒吗,要是别人早打的天昏地暗了,她竟然嫌少,真是进步女青年。她白了我
一眼:“没见过美女吗?这么盯着我。”“美女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不知小姐
芳龄。”“什么方龄,圆龄的问你多大不就行了,其实你想问我姐多大吧,没关
系你直接问,我十五,我姐大我三岁十八了。还有你是怎么杀掉那只老色魔的?”
“简单,太简单了。”

我站起来比画着,“因为,你离我很远,要把你拉出魔掌只有缩短我们之间
的距离,我就摇着扇子走过去,其实我早已把你的短剑藏入身后,可是又怕他发
现只好用扇子挡着身体,好在那老家伙也挺识货,知道此扇来历不简单,因为这
是用深海白玉为骨,天蚕丝为面,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宝兵器,也就是如此,老
色魔只注意我的扇子没注意我手中的剑。同时也不知我的来历与深浅,又贪婪我
的扇子想让我靠近再动手,哈哈哈哈,没想到杀招不是扇子,不过让他知道行走
江湖要注意一个‘诈’字,也不冤了。”“黑榜排名十七的高手就这样不明不白
的死了。真可笑,不过你也真是蛮强的,以后的日子真让人期待啊!”一听此话
我不禁冷汗直流。要是把她带回家,会不会把家里的三个世俗未深的丫头教坏,
把这的树砍光到是小事,要是每天追着别人屁股后面砍…………不可想象。“你
为什么会和你的姐姐吵架?”“小事而已,姐姐有一只非常喜欢的鸟,叫声非常
好听,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它的味道怎么样,其实,和别的鸟也没什么不同嘛。”
简直是一个恐怖分子,如果把她娶回家还真得事事小心。“是不是姐姐要你找我
回去的?”“是呀。”“好,我们走吧,哎呀。”“怎么了?”“还不是你弄的,
我这疼。”指了指小腹一下,难得看到她出现女儿家的羞态,是不是如来佛今天
休假,让太阳从西边出来一次。“好好,我去找辆车,等一下我马上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