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积极进步的女同事

  • 时间:
  • 浏览:
积极进步的女同事:13. “人是万物5. Man struggles upwards; water flows downwards. •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尺度”http://www.2244c.com那时候我们单位有7个人,5男2女,除了老黄30多岁已成家外,其余都是20岁以下的年轻人。

所长姓吴,比我大3岁,接班进单位的,也是当时全市最年轻的所长。

此人的野心很强,一心想往上爬,天天关在屋里钻研政治人物传和揣摩领导关系,时髦的话说就是上进心极强,呵呵。

会计霞,是和我一起考进来的女孩,比我大一岁,长的不是很漂亮,但很妩媚,很喜欢在我们这些男孩子面前买弄女孩风情,说话声音很嗲,个子不高而很匀称。

那时的我虽然不喜欢妖媚的轻浮女人,但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腻,再加上时刻刻意显露的女人风情,确实让男人一见了她就有一种想上了她的冲动。

霞有一个刚谈不久的男朋友,也是和我们一批考进来的,在离龙店镇30里远的五花镇上班。

我们是十月份来龙王镇报到上班的,日子在平静中进入了第二年。

过完年上班後,我渐渐发现霞经常单独进入吴所长的房间,而且一呆就是很长时间,开始我还不懂,以为是领导和会计核帐,但在四月份的一个晚上,我倒洗澡水时,正好看见隔壁紧紧关闭了半天的吴所长宿舍门打开了,霞满面潮红的走出来,抬头看见我,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

再傻我也知道,她和吴所长之间,有事了。

从那以後,霞渐渐地在单位里变得有些骄横起来,颇有点二所长的味道。

当时我和吴所长关系也很好,因为我业务能力比较强,帮着他很搞了几个亮点成绩,受到上级的大力表扬,吴很器重我,加上那时年轻社会阅历浅,心里很不耻霞的做法,和男朋友还没断,又搭上吴所长,真是个朝秦暮楚的女人,一刻也离不开男人,所以不太卖霞的帐。

唉,现在想起来,真是少不更事呵,太单纯了。

霞碰了几个软钉子後,就开始在吴面前搬弄是非,吴开始还不太在意,5月份霞的那位男朋友到龙王镇来玩,他还和我笑说,真是傻帽,还托我关照霞呢,哈哈。

四月底老黄调局里工作了,吴把我同宿舍的那位同事调龙店镇去了,背後跟我说,那同事托霞说情不想去更偏远的龙店镇,他没同意。

我那时看吴好高大,这才是真男人,有主见啊!也许是吴做了工作,也许是看硬的收服不了我,霞开始用软的来对付我。

开始进入夏天了,天渐渐热了起来。

因为当时条件所限,白天,我们一般都在院子左侧通风凉爽的食堂餐厅里消磨时间,晚上就在食堂侧门後封闭的露天小围院里冲凉洗澡。

一天中午,我正仰躺在床上无所事事,霞进来叫我去下象棋。

我们来到餐厅,在餐桌上摆上棋盘。

餐桌太大,霞就坐椅子,我抬腿侧身坐上餐桌,和霞杀将起来。

因为知道女孩子平时喜欢玩的是玻璃跳棋,下象棋明显是对我示好,所以我很领情,并没有很认真的下,招数上尽量照顾着霞,权当陪她一起消磨时间,增进友谊。

下了一会儿,也许是有点热,霞用手渐渐把柔薄的裙子往上提,露出了白嫩的小腿和光洁圆润的膝盖,我看了一眼并没在意,但发现霞下棋越来越慢,并不时扭动着身子,两腿左右小幅度摆动着,不由得把我的视线引了过去。

霞见我盯着她光滑裸露的腿,就抬头向我望来,我不禁对望过去,霞的两眼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腮边有一抹潮红,见我看她,又装着若无其事的看着棋盘,我们就这样间中对视着,下棋的动作变得心不在焉,情景一下暧昧起来。

这时霞又把左小腿横搁在右大腿上,继续微微左右摆动着,连带着腰腹也微微抖动,我的注意力牵引到那儿,视线不时飘向那白嫩细腻的所在。

我装着挪动棋子,头渐渐向下倾动,越来越向霞这边靠近。

霞见我的头向她这边伸过来,眼神里有一丝得色,又有一点紧张,眼角不时往门外睃一下,但抓着裙摆的左手仍没有停止,继续缓缓向上拉动,洁白丰腴的大腿内侧逐渐显露在我眼前,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胯下也有了反应,阴茎渐渐膨胀起来,手心里满是热汗。

霞见了我的反应,脸色也越来越绯红,眼睛里春潮更盛,握着裙摆的手在微微颤抖,但仍缓缓的向上挪动,光滑嫩白的大腿已大部分显露出来,我的眼里充满了耀眼的洁白,我的头下倾得更低,转眼霞的手已达到了大腿根部,再往里拉就会露出小内裤了。

这时霞的手可能碰到了自己的阴部,不觉一震,眼睛飞快地往门外一睃,抬手将裙摆迅速拉下来,覆盖了那片迷人的春景。

我知道诱惑已经结束了。

从这天以後,霞对我说话除了还有点指使意味外,更渗透了许多的娇嗲气味。

而我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在享受妩媚的同时,也如履薄冰。

毕竟霞已经和吴半公开了恋人关系,不仅觉得有点对不住吴,搞不好还会把自己的处境搞砸。

一天夜里,我在镇农机站小柳处玩耍到九点多回来,单位院子里静悄悄的,各个宿舍门都紧关着,只有淡黄色的灯光从门窗的玻璃里面透射出来。

我感到有些尿急,就随着朦胧的灯光向厕所摸索走去。

宿舍的南侧有一条小路通往後院的厕所和旁边的菜园,小路两侧每隔两三米都长着十几米高的杨树。

我踩着长满小草的小路摸索着走到离厕所5,6米远的一棵树下,拉开裤门拉链,掏出被尿憋得有些发胀的阴茎,将尿液向树根潵去。

刚潵了一点,突然我听见女厕所里有动静,好像有人向外走出来。

这一下,将我未潵玩的尿液惊了回去。

我万分不情愿地将阴茎塞回裤裆,挪步向男厕所走去。

男女厕所的门相对着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

我快要走到小道尽头时,和从女厕所里走出的人影碰个正着。

那人影突然看见黑糊糊的对面走来一个男人影,也楞吓了一下,等两个脑袋凑近了一看,那人影却乐了,娇笑着捂嘴轻声说:「好啊,随地小便,这麽急麽?」原来是霞。

幽静的环境,私密的空间。

我见霞并不害怕,反而和我调笑,胆子顿时大了许多。

由於厕所离宿舍不远,我怕说话会被吴所长听见,所以并不出声,只是呵呵笑着,对着霞正面迎过去。

其实这时我内心还是有点怕怕,虽然估计霞不会让我太难堪,但如果她哪怕只有一点责怪的表情,我还是会乖乖的装着是去男厕所闪开。

霞没有闪避。

她就像是突然反应迟钝了,但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这使我色胆雄壮起来,我已经迎面贴撞上她了,她这才一边随着我身体的挤推倒退着,一边嬉笑着用手捶打着我,可惜我一点也试不到她用了多少力。

见霞半推半就随我调情,加上感觉到霞丰满鼓胀的乳房被我的胸膛挤压着,那感觉对我真是致命诱惑,毕竟已经有好几个月没和珍做爱了,我顿时如吃了熊心豹子胆,张开双臂就把霞紧紧拥抱在怀里了。

我一边享受着霞香软的肉体在怀里紧拥的感觉,一边向霞亲过去。

霞这时却像抽去了筋骨,呢喃着软软的向下滑去。

我紧搂着霞不让她滑下,梛步将霞後背抵压在旁边的一棵树干上,张嘴轻易地吻住了霞的肉感双唇。

霞的双唇小巧而多肉,含着它们就像嘴里吸含着两颗饱满的樱桃,既丰满又很有弹性。

我用舌尖分开它们,肆意地里里外外用舌尖探寻着,挑逗着,娇嫩的双唇不堪淫弄,从双唇间不停地流出香甜的津液,我自然大力吸取着,中饱进我的肚腹。

我并不满足这点收获,探手向霞裙衫里的胸乳伸去,刚抓住丰盈挺拔的翘乳,本来瘫软下坠,全靠我双臂夹持才未坠地的霞忽然似清醒了一些,举手捉住我在她乳房上肆意揉捏的手掌,人也开始挣扎起来。

霞这时才有反抗举动,我却并不感到太害怕,更不甘心。

我加大双臂夹持的力度,同时趁霞可能想张嘴说话的时机,将舌尖插入霞的牙缝内,撬大缝隙後猛力将霞的柔软小舌吸入我的嘴里,并用舌头激烈的和霞的香舌揉擦着,吸吮着。

在我雄霸的男人调情举措下,霞再度沉迷,认命似的垂下手,由着我的手掌抓住她的胸乳肆意揉捏玩弄。

饱满挺拔的少女乳房不住地被抓捏的变换形状,那感觉通过手掌传到我的大脑,真是刺激极了。

我的阴茎不觉翘起,硬邦邦地隔着连衣裙顶在霞饱满的阴阜上。

由於霞是穿着连衣裙,不方便手深入抚摸玩弄乳房,加上害怕有人上厕所走过来,我悄悄捞起霞的连衣裙摆,突然伸手插入霞的小三角裤内,霞一惊,刚要扭身挣扎开去,已被我伸出的中指插入霞的阴道内。

这一下就像点了霞的死穴。

霞一下变得静止不动,只是张眼看着我,脸上又恢复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我和霞对视着,情形又变得和那此下棋相似,不同的是,这次多了我的一根手指插在霞的阴道内。

霞的阴道里边很热,水也感觉很多。

霞知道我清楚她和男朋友及吴所长的事,也知道我早晓得她不是处女,所以这也许是她和我调情戏耍比较大胆的原因之一。

我轻轻抽动了几下插在霞阴道内的中指,霞滑腻的淫水随着我的抽动在肉腔内翻涌着,一部分随着我进出的指节流出了体外。

我抽出中指,一手挽着正无力下坠的霞腰身,一手从还没拉上拉链的裤裆里掏出早已硬邦邦等得不耐烦的粗大阴茎,小指和无名指扒拉下霞小三角裤的松紧带,大拇指和食指压下高高翘起的胖大龟头,向霞双腿间插过去。

感觉到涨扑扑的龟头擦过霞柔软潮湿的顺滑阴毛,抵住了霞更湿热的双腿中间阴阜所在地。

我挺腰一使力,在霞两大腿内侧的夹持中,阴茎顺利的贴着霞饱满肥胖的阴阜进入了霞的两腿间。

顿时,我感觉到阴茎贴着霞阴部肉槽的上部犹如靠近了火炉,一阵热力传来,阴茎竟似抵挡不住这热烁。

我慌忙按着霞漂亮的微微後翘的小屁股,将霞的两腿间当作阴道一样来回抽动,以抵消这股热气烁烤。

抽动了几下,散去了对热力不适的感觉後,我将阴茎根部下沉,借助霞未脱下的内裤托着茎身上翘,对着霞肉槽中後部的小洞口攻去。

粗大的阴茎顺着饱满肉槽的挺进,担任尖兵的大龟头在大量外溢的湿滑淫液的帮助下,顺利的分开了粉嫩的小阴唇,并顺着小阴唇内的峡谷,奋勇向底部的火山口进击。

这时,不知是什麽原因,也许是不愿这样第一次就轻易让我得手,也许是少女的最後一点拎持,就在我的龟头已经抵住了霞的阴道口,正要挺腰做临门一击时,霞突然将屁股向後缩,同时双手抵住我的胸脯,垂着眼帘轻声说:「别。别这样…」我开始并不在意,以为霞还是在假意做作,便将手抱紧了霞的小屁股,用力挺腰将阴茎向霞腔道里插去。

可是霞竟扭腰摆臀,让我不能得逞,嘴里还轻声对我说着:「不要…进去,就这样…就可以了。」我心里不由一阵恼火,你这淫娃,逗得人精虫上脑了,竟然想打退堂鼓了。

真是斋僧斋半饱,更是饿得慌。

我毫不理会霞的轻声哀求,一心只想着要进入殿堂,大饱饿僧。

两人正在相持间,突然,前面的宿舍想起了开门声和倒水声。

听声音好像是吴所长的房间传来的。

这一下使我猛然警醒现在身处的环境,霞也停止了和我手脚的纠斗,警觉地和我一起竖耳倾听着前边传来的动静。

眼睛在黑暗中向女厕所的方向望了一眼,好像随时准备逃进去避难。

所幸,并没有向这里走动的声音传来。

但我们的性趣也早已被惊吓得无影无踪。

霞将我向宿舍那边推了一下,示意我先离开,然後,隔了一会儿,她才悄悄溜回她自己的宿舍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