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喜欢上老板的秘书

  • 时间:
  • 浏览:
喜欢上老板的秘书:8、每天早上醒来,你荷包里的35. 正确的道路是这样,吸取你的前辈所做的一切,然后再往前走。 ——列夫·托尔斯泰最大资产是24个小时——你生命宇宙中尚未制造的材料。我叫阿杰,这是本人的一段亲身经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是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还是那么的亲切、兴奋、与众不同的感觉,尤其是在梦里遇到我那曾经的大姐姐时,就好像我们又相见了,彼此的想念使我们抱头痛哭,有一次在梦里哭醒了,睡在身边的老婆问我,怎么了,我只能说是梦到去世的长辈了,我也从来没有与别人提起过我与她的这段情史。徐姐是我的第一个女人,一个我一生都忘不了的女人……

  那是2002年的世界杯期间,我钟爱的意大利队在淘汰赛里,由于无耻裁判的帮助败给了东道主之一的韩国队,加图索那个莫名其妙的越位、托蒂莫需有的假摔和红牌,都使我们心情跌落谷底,至使后面的八强、四强、半决赛、决赛都无心观看。可是更悲惨的事情还在后头,我下岗了。公司裁员,加之我最近时间经常在上班时间去休息室偷偷看球(日本、韩国与我国时差最多两个小时,我这个超级球迷,又只爱看直播,没办法呀),工作不是很努力,主管领导已经注意我一段时间了,我没太在意,所以我不走人,谁走人呀!……

  一眨眼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我就靠以前单位给上的失业保险金度日,也还不错,不用上班,钱也够我一个人零花钱了,吃住靠父母。可这也不是办法呀,一天妈妈告诉我,表哥那里需要你这样的人。由于我以前是干领导秘书工作的,也懂电脑,待人接物的礼仪也很在行。我表哥是某国际着品冷食品牌地区销售总经理,他准备让我先熟悉工作性质,先做内勤,平时联系一下客户,处理日常工文等等。以后再跟他跑外面的销售工作,这样收入会逐渐多起来。

  公司人不多,是上级总公司的分支子公司,其实就是个销售部,被我表哥成包了,独立法人,利润的百分之六十上交公司,因为表哥是总公司老板的亲信。

  平时公司就是一个会计、一个出纳、一个库管、两装卸工还有我,五个司机和五个业务员天天在外面跑,每天只有上下班两个时间能看见,表哥工作就更忙了,一星期也看不见两三回,徐姐要么跟表哥在一起,要么回公司办公,也很忙。

  这样一来,表哥我是看不见了,可是他性感的女秘书却经常和我有工作上的往来。这个女秘书就是我的徐姐--她叫徐文燕,性感是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平时工作中,一天我们最少也要打10几个电话,都是客户情况与进出货业务上的联系。时间长了,我们就非常熟了,她也经常回公司,一起工作的时候难免有身体上的接触。

  还记得第一次,是因为我不小心没有拿住她递给我的客户资料,文件掉在了地上,我们一起蹲下去捡,头就碰到了一起,她并没有在意,我心里暗喜,终于有机会进距离闻她身上的体香了,不知道她喷的是什么香水,和化妆品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别提有多么诱人了,当时真的差一点没控制住自己去亲她的脸,紧接着就是我故意去摸她的手,她好像察觉到我是故意的,然后本能的缩了一下,盯了我一眼,有点生气,我的全身就像是在过电,真刺激,忙鸣不起从那以后,我总是利用她在公司的时间与她接近,找话题问她工作上的事,闻她身上的香气,职场女性总是要穿裙子和高跟鞋的,当然了丝袜也是必须的,徐姐喜欢穿肉色的,她可能是感觉黑色太张扬吧,有时也穿灰色和其它颜色的。

  她个子不高,只有165CM,身体比例却很好,穿上短裙腿显得很长,体态丰满而不显臃肿,该鼓的地方鼓,该翘的地方翘,一点也不像快30的女人。

  此后我总是找机会,问她业务上的知识,一是为以后出去跑业务打基础,二是故意站在她后面看她那一张一合的领口,看她那穿着丝袜的肉腿。

  有一天中午她匆忙跑回公司,拿一份表哥要的文件去与客户签合同。其间还去了趟她自己的办公室,走的时候只是打个了招唿,可是我就是感觉她和回来之前有哪里不一样了,也没换衣服,也没补妆,只是手里多了份文件,吃午饭的时候,我终于想起来了,兴奋的我差点把饭盒打翻了,会计刘大姐都看出来了,怪不好意思的。她走时没穿丝袜,腿上有光泽,因为徐姐喜欢肉色丝袜,所以如果不是光看人家大腿根本看不出来的。机会来了,哈哈……我是多么希望她把丝袜脱在了办公室的抽屉或是扔在了垃圾篓里。由于我是公司的内勤,所以大家有什么事,在表哥和徐姐不在时,都向我报告,我再告诉表哥或徐姐,有点管家的意思,大小也算是三把手了,所以表哥和徐姐办公室的门钥匙我都有。

  趁大家中午休息时间,我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徐姐的办公室,开始搜索起来,文件柜,办公桌抽屉都没有,最后纸篓里一个特别大的报纸团引起了我的注意,猎物果然在这样,原来丝袜跳丝了,这样去见客户很不礼貌。我在想一定是谈生意时,卖弄风骚,是被哪个好色的客户给摸的,呵呵闻起来,带有一点点汗味和女人的体香,足尖的地方还有点臭味,这样一条美女穿过的连裤袜,难道就这样扔了?太可惜了,兴好被我遇到,才能发挥它剩余的价值。于是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关上门,脱下裤子,看着徐姐办公桌上的照片,手里摸着丝袜,一半还含在嘴里,就像在舔徐姐的大腿一样爽,用那带着徐姐腿香的肉丝,在我那异常勃起的大JB上套弄着……最后把又白又浓的液体射在了她的照片上,哈哈,真爽,刺激极了。清理现场,收获猎物,晚上继续用。

  慢慢的我从别的同事那里得知,徐姐不是我们这本地人,她以前是兄弟公司的业务员,三年前,总公司举行年度酒会,被表哥看中,觉得有材能就挖了过来(表哥是老板的亲信,张口要个人,别人都会给面子的)她一个人在这个大城市里挺不容易的,每月的几千元薪水要拿出一半寄回东北老家去。

  来表哥的公司一个月了,发薪水的时候到了,表哥真的很照顾我,我做内勤都快赶上,他手下的业务员的工资和奖金了。

  表哥却说「做内勤同样辛苦,顾全大局,管理所有客户资料,还包括一些帐目,做得不错,是你应得的」。

  我心里清楚得很,如果不是亲戚关系,不可能给这么多钱,为了避嫌我和表哥的关系,公司上下只有徐姐知道,因为是她给我面试的,表哥告诉她10个应聘者,只要我一个。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自打有皇上那年就是这样的,呵呵妈妈腿「知恩要图报,发了薪水后,请表哥和公司的同事们一起出去吃个饭,一来感谢表哥在我失业时的收留之恩,二来能与同事们更好的交往,为以后的工作打好基础」。

  我也工作了几年了,当然知道这是人之常情,就对表哥说了我今晚想请大家吃饭的想法。表哥却说「你来公司时间短,还不知道公司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我们每月发薪水以后,公司都会拿出一些钱来,让大家出去放松一下,因为我们是跑销售的嘛,主要是几个业务员,工作压力太大,每月出去聚个会,放松自己是应该的」。这下我可高兴极了,就等着下班以后,能跟徐姐痛饮几杯呢,也许还能有意外的收获。哈哈,心里美滋滋的……终于等到了晚上六点半,公司上下一起出发,来到了我们这里比较上档次的美华大酒店,要了两桌菜,我和徐姐分别坐表哥的两边,五个业务精英和我们在一起,其他人在另一桌,酒过三巡,菜也吃了一半了,两桌人就开始互相交流起来,有换位置的,还有说悄悄话的。与表哥和同事们畅饮了几杯过后,正要起身单独敬徐姐酒,我的心呀,拔凉拔凉的,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一幕。

  由于桌布很长,表哥的手在下面,徐姐的大腿也在下面,表哥的手和徐姐的腿,交叉在了一个点上,原来划破徐姐丝袜的人正是我表哥。他们有说有笑,旁若无人的样子,别的同事也好像知道他们那层不一般的关系,只有我是局外人。

  心情跌落谷底,她可以有别的男人,我不在乎,我一样天天可以看到他,听她的声音,可以喜欢她,追求她,虽然徐姐比我大六岁,可我就是喜欢她,她性感、漂亮、有成熟美、待人温柔,对我就像自己弟弟一样体贴(也许是她知道我和表哥的关系才这样的),可是她怎么会是表哥的女人呢?!表哥对我有恩,又这么照顾我,我不能碰他的女人呀!……我放下了酒杯,这时表哥却让徐姐和我喝酒,我强作欢笑的举杯,看着徐姐我眼里闪出一丝泪光,徐姐好像看出了什么,问我「你是不是不舒服呀?一会我们去KTV,你还行吗?」我只能应付着说,「喝得有点多了,不碍的,一会不再喝就是了。」表哥也说「难得高兴,你又是第一次参加公司每月的聚会,晚点回去,我送你。」我也点头同意了。

  饭后,两位会计大姐和库管都是近50的人,不喜欢再闹了,打车回家了。

  两个装卸工一天的工作强度也很大,饭后就回去休息了。剩下我们13个人,一起又找了一家KTV,表哥特意要了个套间,一进包房就说「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尽情的唱吧,尽兴的喝吧,我和徐秘书还得准备明天的合同,你们小声点我们谈些事情,去里间了」这时我看到5个司机和5个业务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会意的一笑,我什么都明白了。傻帽才相信表哥的鬼话呢!

  都是男人,他们也没有避讳我,告诉我经理和徐秘书是情人关系,我装作很惊讶的表情,想从他们嘴里知道更多有关系表哥和徐姐的隐私。谁知道他们都是表哥的死党,也不知道我是经理的表弟,只肯说到这了,无语了。然后我们就聊天、唱歌、喝酒、抽烟了。我拼命找机会,想知道里间正在发生的事情。

  真是太巧了,一会表哥和徐姐都从里间出来了,说去卫生间,我趁他们喝得馁熏熏的,再加上屋里灯光昏暗,一转身进了里间,躲到了窗帘后面。

  马上表哥和徐姐也回来了,反锁上门。原来他们刚才真的在谈工作上的事,茶几上放着好多文件,确实是明天要用的,因为是我打印的。他们刚才去卫生间可能是为稍后做准备,我期待演出就要开始了。

  徐姐说「想我了吗?」表哥没说话,一把抱住徐姐的腰,就往屁股上抓,嘴在徐姐的脖子和胸口上乱亲。

  表哥的手拉开了徐姐裙子的拉链,向上衣里面摸去,解开了胸罩的背扣,两人互相解着衬衣扣子,表哥一把拉下了徐姐的白色蕾丝胸衣。

  通常年近30,又生过小孩的女人,乳头和乳晕应该是棕色的,可是徐姐的乳头彷佛还是像少女般粉嫩,只是比较丰满自然的有些下垂。表哥一口咬住了一个乳房,双手向裙子里进发,不一会就脱下了粉色的小内裤,闻了闻就丢在了一边,裙子也自然掉落在了地上。

  徐姐也没闲着,解开表哥的皮带,从短裤里掏出大阳具,在手中套弄着,揉搓着两颗蛋蛋,小嘴上前吸吮起来。这时我也掏出了自己的JB,套弄起来,我多么希望,含在徐姐嘴里的是我的这根呀。

  表哥爽了一会,抱起徐姐,扔到沙发上。通常女人不管皮肤再白,那销魂的肉缝总会比较深色,但是徐姐的肉洞口却是两片和乳头一般粉嫩花瓣。一条细细的肉缝夹住一颗粉红色的小肉粒。四周只有稀稀的只根阴毛,两条修长的大腿,一对玲珑的小脚儿,真是人见人爱。表哥由脚小趾吸吮到脚脖子,再吸吮到大腿根再舔到小蜜洞。

  徐姐发出淫荡的呻吟声「啊!……啊!……我的亲,我不行了,别吸了」表哥心领神会,扶着大JB插入了徐姐的小蜜洞。这时我的心里酸酸的,又兴奋,又遗憾。兴奋的是看到徐姐这迷人胴体和偷窥别人做爱,遗憾的是那个与徐姐做爱的人不是我。

  表哥的JB慢慢地插入到一半的时候,徐姐深吸着气,紧眯着双眼。然后用力挺了进去,只听到她叫了一声「啊!亲老公,你顶到我的花心了,轻点呀」徐姐的叫声是那么娇媚和放浪,小蜜洞吸着粗硬的大JB,表哥低头在她两粒奶头上吸吮了一会儿,就开始拼命的抽插。蜜洞门前的两个小花瓣在抽插时,不停的一张一合着,看得我热血彭湃,也加速自己的套弄。

  表哥在上面干了一会,有点累了,两人轻车熟路的交换位置,徐姐背对表哥分开双腿坐在大JB上,蜜洞来回的吞吐着大肉棒。我连白带都能看见,不停的往下咽口水。两个大奶子也不停的上下颤动。表哥又是一阵狠狠地抽插,两人交合的地方发出「扑滋」「扑滋」的声响,插得越勐,徐姐也越叫越浪。

  一会徐姐站起身,手扶沙发靠背,表哥从后面抬起她的一条腿,用力插入,这样的动作是我在外国A片里经常看到的,看到此景真是控制不住了,下面也一泻千里了,白白精液射在了窗帘上,还发出了愉快的呻吟声,表哥没听见,徐姐倒是往我这边年了一眼,吓得我赶紧摀住嘴,才算逃过一劫,好惊险呀。

  表哥这时也把精液舒服的射在了徐姐的肉洞里,肉棍抽出的时候,肉洞里还往外不停的流着精液与淫液的混合物质,他们互相擦干净,穿上衣服走出了门。

  徐姐居然忘记穿刚才表哥扔到角落里的粉色的蕾丝小内裤,这还犹豫什么,我赶紧装进口袋里。

  这时听到,表哥问外面包间的同事,阿杰在哪里,他们说去卫生间了。表哥说「这小子,别喝多了,我们送他回家,你们再玩会,我给他打电话」听到这,我赶紧拔下了手机电池,这要是他们听到我在里面,那可惨透了。手机关机,表哥有点担心了,说「你们也别玩了,我们出去找找阿杰,去问问服务生」。这时他们已经去结账了,我跑到厕所里,吸着烟想着刚才的那一幕,给表哥发着信息「表哥,手机没电了,所以没打招唿,因不胜酒力,我已到家,勿挂念」。

  看着他们都各自打车回家了,我也走出了KTV的大门,徐姐没有和表哥一起走,而是和业务员王哥打一辆车走了,可能是顺路。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我独自一人走在街头,吸着烟,两边是还在吃着跑边烧烤的人们。

  我终于明白,表哥为什么30好几的人,还没有结婚,总是说男人以事业为重,那是因为他有徐姐这样又美丽又漂亮的女秘书做他的性伴侣,他们也结不了婚,徐姐是有家庭的人,只是老公跑路了。而我也只能是,利用带有徐姐的体味的丝袜来安慰自己,我知道我不可能得到她,她只是把我当做小弟弟,还有她是表哥的女人。

  回家后,用徐姐的粉色内裤,又一次的安慰了一下自己,色情而又脆弱的心灵,闻她肉洞的气味,还发现了一根徐姐的阴毛(珍藏至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