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突破禁忌的爱爱

  • 时间:
  • 浏览:
突破禁忌的爱爱:
过了约莫半个小时,妈妈叫醒了我:「小风,饭煮好了,起来吃吧。」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婉,只不过带着一丝疲倦。

  我也不答话,稀粥,几碟小菜,还有豆浆油条,更往常吃的一样,这让我心里感到了一些温馨。妈妈在我对面坐了下来,已经换了身衣服,没见过,迟疑了下问:「小风,能不能不要把这事告诉你爸爸?」

  我吃着饭,竟然鬼使神差地说了句:「可以,当我性奴。」话说完连我自己也愣住了,妈妈愣了会儿,过了会儿才像下定决心一般问道:「这样就可以了吗?」我又不自主点了下头,毕竟妈妈的身体要是说我没非分之想的话,那绝对是骗人的。但是刚点完头我就后悔了,她毕竟我妈妈。

  没想到妈妈竟然点了点头答应了,然后低头吃饭,我吃着吃着有点走神了,喝豆浆的时候把筷子碰地上了。等我俯身去捡,眼睛往妈妈那边一瞟,发现妈妈穿的裙子很短,就刚刚盖住大腿,坐下来之后往上缩了一节,白色的镂空内裤都隐约可见。让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充血勃起,妈妈这时似乎有所察觉,双手把裙子往上撩了起来。

  想了想,又把内裤脱了下来,这样一来,她的阴部就整个暴露在了我面前,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确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察,而且还是特地为我的。跟昨天的一片狼藉不同,今天妈妈的阴户干干净净的,上面的毛也刮干净了,估计是昨天洗澡的时候刮的吧,没想到妈妈的恢复能力挺强的,昨天还红肿的阴唇今天就好得差不多了。

  妈妈这时候又把腿往两边分开,以便让我看得清楚,好像感觉到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妈妈干脆把两只脚呈M字型架在椅子上,用手主动分开大阴唇让我看得更清楚,红色阴道散发着迷人的光泽。我怕再看下去就真忍不住射了,赶紧捡起筷子坐回椅子。

  对面妈妈脸色微红,见我起身,便放下脚继续吃饭,顺带把裙子也一起放了下去。刚才那惊艳的一幕让我有点兴奋,接下来都没心思吃饭,不時地偷瞄妈妈高耸的胸部,妈妈倒是很看得开,直接就解开衬衣,脱下胸罩,一对浑圆洁白的双乳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两个乳头站立在顶部,已经微微挺立,竟然是淡红色的。

  我有点惊异,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妈妈有些羞涩地说:「你王叔叔打药弄成这个样子的。」我心中赫然,不再说话,但是心思却全在妈妈身上,吃起饭来味同嚼蜡。

  匆匆吃完早饭,妈妈把衣服整理了下就到厨房去收拾了,我在客厅看了会电视,大清早的,也没什么可看的。想了会,觉得还是应该跟妈妈谈谈。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妈妈忙碌的背影,心里的负罪感更深了,「妈,你真的决定了吗?」

  妈妈一听,身体有点僵硬,回过头来,「小风,不是说好了吗?怎么又变卦了,难道说你还打算告诉你爸爸。是不是我刚才做得不够好,你要是想插我的话我不会反抗,我只是以为你只想看看而已,我下次会注意的,求你不要告诉你爸爸好不好?」妈妈有点急了。

  「不是的,我是说。我想过了,你再怎么样也是我妈妈,你可以再选择一次的,虽然我很想拥有你,但是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算了,而且这事我不会告诉爸爸的。」

  妈妈没想到我会这样说,心下有些感动,不过还是摇了摇头:「我已经没资格做你妈妈了,不过你要想继续这么称呼我,我还是会很感激的,你不用管我了,我已经决定了,我的身体现在已经离不开性爱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如果你不嫌弃我这残花败柳的话,就收下我吧。」

  说完转过身去,撩起裙子,双手扶在洗碗台上,高撅着屁股,说,「来吧,你不是很想要妈妈吗?别以为你每次偷看妈妈洗澡妈妈都不知道,你想要的话就来吧,妈妈给你。」

  我还能说什么呢,脱了裤子,挺着那令我十分骄傲的阳具走到妈妈身后,龟头对着妈妈的大阴唇磨了一下,竟然十分顺利就进去了,看来妈妈的身体很敏感啊,妈妈见我刚进去个头就没动静了,主动把屁股往后一送,就把我的整根鸡巴纳了进去。

  瞬间,我的鸡巴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紧凑的所在,没想到妈妈的阴道还那么紧,差点就当场缴枪了,看来也是药物的关系啊。

  不作他想,我前后抽送起来,妈妈也十分配合地把屁股往后送。不得不说,跟自己的妈妈做爱的那种突破禁忌的快感更胜肉体上的刺激。虽然妈妈的肉体让我留恋,不过我也没刻意去忍耐,10来分钟后就喷射在了妈妈的阴道中。

  等我把鸡巴抽出妈妈的身体,妈妈转过身来蹲下去,毫不迟疑地张嘴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等清理好了才吐出来,温柔地帮我提上裤子,抬头问:「还满意吗?小风,不满意的话,我们还可以再做一次。」

  「不用了,留点力气晚上做。还有,以后在家穿得方便点。」

  妈妈一下子就明白了所谓的方便点是什么意思,点头答应了。

  做完这一切,我半靠在沙发上,觉得有点不太真实,就在一个星期前,妈妈还是我眼中温柔娴淑的母亲,可是现在却成为了我结束处男生涯的第一个女人。难道说造化弄人,当年我从那里出来,现在我也要回到那里去了吗?

  可是不管我愿不愿意相信这是不是真的,稍一扭头就能看到妈妈还穿着那身令我为之欲望勃发的套装让我无法不相信,刚才那一切感觉是如此的奇妙,就算是做梦,那我期待永远不要醒过来。

  妈妈洗碗后直接坐到了我身边,把正在神游的我召唤了回来。我撇头看了妈妈一眼,发现平时有洁癖的妈妈这次竟然没去洗澡就这样穿着那套套装坐在我身边。大概是发现了我的眼光,妈妈解释说:「儿子的精液我可不希望就这么浪费了,就让他们在里面多待会吧,我现在是安全期。」

  「妈妈,你能不能跟我说当初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知道了吗,为什么还来问我。」妈妈好奇道。

  「我想听你说,妈妈。」我发现当我让妈妈讲出她被凌辱的经过时,我竟然微微有点兴奋,就连刚射过精的阳具这时候又有抬头的趋势。

  妈妈沉默了会,说:「小风,妈妈不想说,不要逼妈妈了好不好,除了这件事,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我不想把妈妈逼得太急,遍没有说下去。气氛一时有点沉默,妈妈想来是瞥到了我下身的变化,脸色微微有些脸红,说:「是不是你听妈妈说被人侮辱的经过会感到兴奋?」

  我惊讶地看了妈妈一眼,看来妈妈察言观色的能力确实很强,虽然不太情愿承认,但还是点了点头。

  妈妈有些赫然:「对不起小风,妈妈真的没有办法答应你,如果你想的话,你也可以像照片里那样来凌辱妈妈,但是不要让妈妈说以前的那些事好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我也没什么说的了。妈妈这时把身子凑过来,一对丰满的双乳紧紧靠着我的身体,把嘴凑到我耳边,吐气如兰:「小风,跟妈妈做吧。」

  听到印象中一向保守的妈妈说出这样的话,我才刚有点发硬的鸡巴瞬间敬礼,鸡蛋大小的龟头直接弹出了裤子。

  虽然刚才见识过了,但是那是已经软掉的,现在再看,妈妈不禁有点惊讶于我老二的尺寸,吃吃笑道:「没想到小风已经成大人了啊。」说着俯下身去,像宝贝一样捧着,然后伸出舌头像小孩子舔冰激凌一样舔着,然后张开诱人的双唇把整根鸡巴都含了进去。

  不得不说,妈妈的身体被开发得很完善,我明显已经能感觉我的鸡巴前端已经进入了妈妈的喉管,可是妈妈除了脸色有点红之外没有一点不舒服的迹象。

  从没想象被自己妈妈口交是如此舒服的一件事情,看着胯下妈妈的头上上下下起伏,从鸡巴上传来的一阵阵快感,搭上妈妈那精致的容颜,让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这呻吟就像是对妈妈最好的鼓励一样,妈妈起伏更快了,越含越深,嘴唇都已经碰到了我的小腹。双手也不停歇,有规则地抚摸着我的阴囊,不断刺激着我的敏感带。

  我感觉自己要忍不住了,身体有点发抖,妈妈明显也感觉到了,含得更加用心,就在我感觉已经要爆发的时候,想把鸡巴抽出来,妈妈却一手紧紧按住我的屁股不让我抽出来,整个头深深埋了下去,喉管有规则地挤压,手的抚摸动作更快了。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声低吼,尽数把精液一股股喷射了出去。

  妈妈鼓着腮帮子,大口大口咽下去,奈何实在是太多了,有不少还是从嘴缝流了出来。射精持续了十几秒,然后继续保持射精时的动作,妈妈也慢慢挤压着阴囊,把里面的精液慢慢全都挤了出来。又清理了一阵,妈妈帮我把裤子拉上,起身,然后当着我的面把嘴角的精液用手指刮了下来送到嘴里,还意犹未尽地舔了几下。

  要不是今天连着发泄了两次,这个动作就能令我再次勃起,纵然如此,也是欲火焚身。妈妈张开嘴对着我,里面还有半嘴乳白色的精液,这景象淫靡至极。然后嘴一闭,头一仰,全吞下去了。

  「这么好的美容品可不能浪费了,呵呵。小风,还满意吗?」妈妈放荡地淫笑道。

  「真是个完美的榨精机器呀!」我心里不禁感慨道,突然想起了等下还有事情要做,便狠下心暂时不再理妈妈的挑逗,独自上楼洗澡去了。
[完]